【揭秘】周恩来与江青的爱恨情仇
2017-10-07 04:35:48   来源:网络(版权归原作者)   评论:0

然而,周、江之间也曾有着讳莫如深的过往,两人究竟有怎样的爱恨情仇,最终由暗恋转变为深恨呢?

  【新西兰生活网 nzlife.nz】不少史学家认为,江青是周一生中最后和最凶狠的敌人。周死后,江青在周的遗体前衣领露出红毛衣、拒不脱帽,指使御用文人在报纸上含沙射影对周进行攻击,大有鞭尸之势。然而,周、江之间也曾有着讳莫如深的过往,两人究竟有怎样的爱恨情仇,最终由暗恋转变为深恨呢?

周江马上调情事件

  1937年7月10日,周到毛的窑洞谈工作,毛请周代他到中央党校演讲,在家闷得发慌的江青一定要跟着同去。因延河涨水不能开车,于是骑马而行。小路狭窄,江青策马在前飞奔,周恩来紧紧跟上,不料江青忽然勒马一个亮相,周的马骤然受惊,后腿直立,将周摔下马背。撞在石崖上,造成右肘小臂下端粉碎性骨折。

  骑术精湛的周恩来,怎么会摔得如此狼狈?文革后有人追溯这段往事,把它解释成江青对周心怀怨望,故意使出手段给他一个下马威。其实不确。江青刚入毛的帷帐,毫无根基,连窝都没呆热,岂敢向周副主席故意使手段?何况她对周恩来表现出的「君子之风」十分倾慕,哪有一点「怨」的影子?从年代和常理看,她不过是想抖一抖御马的功夫,展现一下英姿,给周留个美好的印象。

江青忽然勒马,周的马骤然受惊将周摔下马背。

  待卫士们赶到,周已经从摔倒的地方爬起来,脸色惨白,冷汗直冒,鲜血浸透了衣服,但一句责备的话都没有。周恩来为此付出了巨大的代价,右臂终身不能伸直,也使不上力,等于废了半只手。

周自此右臂终身不能伸直,也使不上力,等于废了半只手。

  所有关于中共「党和国家领导人」的出版物,都要报经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或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审阅」,然而这段往事却删删减减、遮遮掩掩。但从被删剩的部份中,仍可看出:江青策马飞奔,周恩来紧紧跟上,周摔下马,扶着粉碎性骨折的右臂站起来,卫士们才匆匆赶上。可见他们都远远地落在后面,只有周、江二马当先的在前冲,如果不是比马,卫士们怎可不紧随其后?

  显然,审阅机构是看出了这一故事中的调情味道的,只是后来江青名声太臭,不便让人知道,她和周竟这样玩过,这会有损党故意涂脂抹粉的总理形象。

江青让毛向周学习

江青希望毛泽东向周学习,改掉粗鲁的农民本性,惹得毛大为光火。

  曾大量采访过毛泽东身边工作人员的作家权延赤记述,在延安「江青喜欢接近周恩来,当年的卫士们都知道这个情况。」毛的卫士长李银桥说,江青很倾慕周恩来,常不避嫌地对身边人员说,周性情好,谦恭有礼,风度翩翩。她还希望毛泽东向周学习,改掉粗鲁的农民本性,惹得毛大为光火。

  在江青居苏养病时担任翻译的俄国女子卡尔图诺娃,曾撰回忆录《我给江青当翻译》,也谈到江青倾慕周恩来的印象:「有一天江青莫名其妙到问我,想不想见见周恩来。我当然想,有谁会放过这么难得的机会?第二天周要来吃午饭,江青请我也按时来。我准时到了,可是周恩来已经走了,他的日程安排满了。」然后「那一次江青动情的也谈了周恩来的许多往事。」

  时年25岁的江青,久经情场,最后嫁了比她大21岁的毛,虽说二人恋爱也完全自愿无一丝勉强,毕竟带有青春与权力结合的影子。如果毛不是中共党魁,很难想象她会爱上这个满嘴浓重湖南农村口音、满头油渍的长发、脾气火暴、抽烟、吃茶叶、嗜好辣椒和肥肉、经常拉不出屎的南方土包子。而周曾赴东洋、西欧,到过苏联……对生长于北方、个性开放好幻想、喜欢读外国小说、从事文坛工作出身的江青有很大的吸引力。作为一位公众情人,周理所当然地是江青爱慕的对像。

周助江坐稳第一夫人交椅

  周恩来对于江青,用他自己的话叫做:「我已经仁至义尽。」当年江刚进毛的窑洞,引起高层各方非议,认为毛以党的领袖之尊,将为他「十年生九胎」的贺子珍赶走,并公开与上海影星同居,成何体统?只有极少数人支持毛、江的结合,周恩来便是其中之一。另外还有康生,他提供来自特工系统的调查证明,江青在白区「表现清白」。虽贺龙也扬言「堂堂主席,搞个把女人算什么!」但真正有力支持者还是周,正是他调和各方意见,力排众议,成了他俩的好事。

  1945年8月,毛泽东赴重庆谈判,这是江青首次以中共第一夫人的身份公开亮相,为了使这一身份合法化,周恩来在张治中的寓所为毛、江二人补办了盛大婚礼,虽前有贺子珍后有毛的无数情人,江仍稳居毛夫人位置,与周当年安排的这场婚礼既成的影响不无关系。

毛让步,同意贺子珍(左)回身边,江青(右)跑到周恩来那里一顿哭诉。

  1947年,贺子珍催女儿娇娇随王稼祥夫妇从苏联回国,暂居哈尔滨。江青大为紧张。因为她曾接受的「约法三章」的第一章就是,「毛泽东、贺子珍的夫妻关系尚在,而没有正式解除时,江青不能以毛泽东夫人自居。」毛、贺的「夫妻关系」,一直到死都「没有正式解除」过。

  1948年冬,贺子珍的妹妹、毛泽东弟弟(毛泽覃)的遗孀贺怡找到毛泽东,闹着要为姐姐讨一个公道。毛让步,同意贺子珍回身边,说「还是按中国老传统办吧!」江青深感会要做「小老婆」甚至被休掉的威胁,跑到周恩来那里一顿哭诉。周再一次施以援手,以组织名义作出决定,不准贺子珍会面。

  贺怡在哈尔滨接姐姐和侄女娇娇,乘火车走到山海关,被自称「组织部来人」的两个男子以开除党籍相威胁,阻止他们到石家庄。结果,贺子珍被安排到了沈阳,而由贺怡带娇娇去见毛泽东。娇娇后来竟从江青的本姓改名为李敏,更确定江青的继母地位。由于周恩来的悉心部署,贺子珍一直未有机会进京复辟。直到一1959年庐山会议期间,才在毛的另一弟弟(毛泽民)遗孀的后夫、江西省省长方志纯的秘密安排下,将贺从上海接到山上与分别20年的毛见了一面,也是最后一面。此时的贺子珍,已是一位满头华发、容颜憔悴、语言迟钝的老妪,毫无吸引力可言了。连毛也暗自惊诧:「她怎么变成这般模样?」

  江:总理你对我没有革命感情

  周:「誓死扞卫江青同志」

江青不干,说总理你对我没有革命感情,阶级敌人恨不得我快点死!

  在《军人永胜——原解放军总参谋长黄永胜将军前传》中(p539∼540),有这样一段话:

  「……有一次开政治局会议,有重要议题要研究,还没有开始,江青就闹:『总理,你要帮我解决一个严重的问题,不然要出大事情!』周恩来问:『江青同志你有什么严重的事情?』江青说:『我房间里那个马桶现在天冷不敢用,太凉,一上厕所就感冒,一感冒我就不能去见主席,怕传染主席,我也很快要闹大病。这个问题还不严重啊?』周恩来说这怎么办?开完会我派人去看一看?江青不干,说总理你对我没有革命感情,阶级敌人恨不得我快点死!周恩来没办法,会也不开了,带着我们几个到江青那里去,对着江青那个马桶,用手这样托着下巴,这样看看,那样看看,也想不出办法来。想来想去,最后说,江青同志,这样好不好,我们没有一种技术可以把这个马桶的垫圈加热,但可以用保暖的东西把垫圈包起来,外面再用软和的布料包起它来,就可以临时解决了。江青一看也确实没别的办法,就同意了。周恩来又马上叫中央办公厅派人来做好它。」

  康生,尤其是陈伯达,对江青的公开吹捧诚属过火,周恩来也曾站出来「向江青同志学习、致敬」。康、陈二人都是投靠毛,凭籍揣摩毛的思想登升高位的。而周功高位显,驰骋政坛数十年,影响遍及全世界,凭什么要向江青表衷心?研究文革的学者们,往往只记录下康、陈这些百经官方定性的「反派角色」,而将周这个被着意美化的「好总理」的言论偷偷剪掉,藏起来,好让人们忘记历史的真相,忘记周恩来是怎样在人民大会堂前肉麻的振臂高唿:「誓死扞卫江青同志!」

  然而,江、周的这些过往随着血腥的一次又一次运动,一次又一次斗争,以及高官们混乱的私生活,最终也演变为扭曲的利用和恨意。

  参考:《真假周恩来》、《军人永胜——原解放军总参谋长黄永胜将军前传》

关注以下微信公众平台,更多精彩呈现:

    【责任编辑】:问天

【转载请注明来源】:新西兰生活网>【揭秘】周恩来与江青的爱恨情仇
【相关热词搜索】:江青 周恩来 毛泽东

【上一篇】:【揭秘】二战揭秘:一份报告让希特勒与原子弹说再见
【下一篇】:【揭秘】中共的对外援助史


大陆点此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