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罗布泊有什么?——楼兰生死5000年
2017-10-30 10:17:34   来源:星球研究所   评论:0

中国西部的一只“大耳朵”尤其引人瞩目,它长约60千米,宽30千米,明暗相间的半环状线条,一圈一圈地向中心收拢,形如“地球之耳”,人们既不知其所为何物,亦不知其由谁人造就,只知其所在之地名为——罗布泊

文 | 星球研究所

 

1972年7月23日

美国地球资源卫星Landsat 1发射升空

它逐一扫描地球表面

两年时间便覆盖了75%的面积

这是人类历史上第一次以如此宏观而“高清”的视角

观察我们所居住的星球

许多鲜为人知的神秘角落也被一一展现

 

中国西部的一只“大耳朵”尤其引人瞩目

它长约60千米,宽30千米

明暗相间的半环状线条

一圈一圈地向中心收拢

形如“地球之耳”

人们既不知其所为何物

亦不知其由谁人造就

只知其所在之地名为

罗布泊

(1960年代CORONA卫星也曾拍摄到地球之耳,但画面不够清晰,没有引起太多关注;下图由Landsat 1拍摄于1972年10月3日,中国人第一次知道这张照片是在1980年地理学家夏训诚访美期间;图片源自@NASA)

罗布泊位于新疆东南部

深居亚欧大陆内陆

(地图源自@Google)

这里遍布荒漠、异常干旱

极目四望,往往寸草不生

是中国自然环境最为恶劣的地区之一

也是当仁不让的死亡地带

(请将手机横屏观看;罗布泊北部山区地貌,摄影师@文兴华)

然而就是这样的死亡地带

却拥有极其强大而神秘的吸引力

从1876年

俄国探险家普尔热瓦尔斯基进入罗布泊

到1901年

在此沉睡千年的古城

被瑞典探险家斯文·赫定偶然惊醒

再到1964年

中国在此成功试爆第一枚原子弹

无数的探险家、科学家为之着迷

甚至付出生命

(1980年生物化学家彭加木在罗布泊失踪,1996年探险家余纯顺因迷路脱水而亡,两人的遇难在当年影响极大;下图为位于罗布泊中心地带的余纯顺之墓,经过此处的人们会在墓前放上饮用水,以示祭奠;摄影师@文兴华)

 

民间关于它的传言更是数不尽数、真假难辨

以至于成为玄幻小说、盗墓文学的热门地点

罗布泊究竟有什么?

它那无可抗拒的吸引力又来自何方?

 

 

众所周知

天山、昆仑山等大型山脉合围

阻挡水汽进入

群山夹峙之中的塔里木盆地

形成了面积极为广阔的沙漠、荒原

盆地最东缘的罗布泊亦是其中之一

(下图为罗布泊与塔里木盆地周边地形图,请将手机横屏观看;青藏高原的隆起对塔里木盆地的沙漠化亦有重大影响;地图源自@Google,星球研究所标注)

 

然而

与人们惯常印象不同的是

今天被称为死亡地带的罗布泊

却曾经是连绵荒漠中最湿润的地方

其中的关键便是

它是塔里木盆地的最低洼处

 

那些从四周山脉中发育出的河流

包括孔雀河、车尔臣河

以及中国最大的内陆河塔里木河

甚至还包括源于祁连山的疏勒河

纷纷向罗布泊奔流而来

(塔里木盆地早期主要水系,底图源自@Google,星球研究所制作)

 

流水在罗布泊的荒野大地上

冲刷出绵长的峡谷

(连绵60余千米的罗布泊大峡谷,由阿尔金山上的积雪融水及雨洪在库姆塔格沙漠中冲刷而成,深度近20米;注意峡谷中行驶的车辆;摄影师@文兴华)

或狭窄如一线天

(摄影师@王隽斌)

 

或宽阔如阳关大道

(请将手机横屏观看,摄影师@文兴华)

原本黄沙漫漫的河流两岸

也变得生机勃勃、绿意盎然

(航拍塔里木河,摄影师@赵来清)

 

诸水汇流

最终形成了名副其实的罗布“泊”

一个超级大湖

其湖面广阔,最高时可达1万平方千米

是今日中国最大湖泊青海湖的两倍有余

与同样诞生于荒原之中的乌尤尼盐沼

即著名的玻利维亚天空之镜面积相当

那些有幸得见“中国天空之镜”的古人

想必一定会感到非常震撼

(罗布泊的语义亦为“汇水之地”,是否能成为天空之镜还需要许多其他条件;下图为乌尤尼盐沼,摄影师@叶梓颐)

 

中国史籍《汉书》中

曾记载了罗布泊当年的盛况

(出自《汉书·西域传上》)

“(罗布泊)广袤三百里,其水亭居,冬夏不增减”
 

事实上

诸水汇流所形成的不仅仅是罗布泊

而是一个密布的湖泊群

包括喀拉和顺湖、台特玛湖

以及柴鲁特库勒湖等数十个大小湖泊

(台玛特湖,曾经全部干涸,近年由于车尔臣河来水增加以及生态调水,湖面已经初步恢复;图片源自@中新网)

 

被水滋润的罗布泊及周边区域

河网纵横、湖泊密布

生命也开始绽放

其森林覆盖率高达40%

接近现今中国森林覆盖率的两倍

美丽的胡杨

或独木成林

(拍摄于罗布泊西缘的32团,摄影师@赵来清)

 

或三五为伍

(拍摄于罗布泊西缘的32团,摄影师@赵来清)

 

或成行成排

(拍摄于罗布泊西缘的32团,摄影师@赵来清)

 

或与一波清水相映

浑似江南水乡

(塔里木河、沙漠与胡杨,摄影师@陆虹羽)

 

包括候鸟在内的各种动物

栖息其间

(大西海子水库的鸟群;该水库是后来罗布泊彻底干涸的原因之一,曾饱受诟病,现在已经成为一座专用于生态供水的水库;摄影师@赵来清)

 

直到今天

罗布泊地区有记录的鸟类仍有151种

爬行类17种、鱼类11种、哺乳类33种

最著名的当属野生双峰驼

这是一种比野生大熊猫还要稀少的动物

而罗布泊的种群数量占全世界的60%以上

(野生双峰驼可以在极其艰苦的环境下生存,包括饮用咸水,目前罗布泊已经建立了野骆驼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摄影师@水冬青)

 

有了水,有了丰富的动植物

罗布泊最绚烂的绽放

将由人类创造

 

公元前3000年

西方欧罗巴人的一支

吐火罗人(Tocharians)

开始向东方水草丰美之地迁徙

他们看到罗布泊绿洲繁茂、胡杨成林

便在此定居下来

 

公元前2000年

罗布泊的先民们

已经掌握了灌溉技术、制铜技术、纺织技术

开始大规模开发他们的家园

是为罗布泊的青铜时代

他们从东方引入黍

从西方引入小麦

在绿洲中开垦出大面积的农田

(黍起源于中国华北,并经欧亚草原,向东欧传播;小麦起源于西亚,经新疆向中原传播;罗布泊正是东西方文明的交汇地带;下图为古墓沟出土的草编小篓,内盛小麦粒、粟米粥干,这是我国已知最早的小麦之一;此篓纹样清晰美观,且非常结实耐用;另外,中国史籍中经常提到的大月氏亦为吐火罗人;摄影师@刘玉生)

 

他们饲养牛、羊

切其皮革为鞋靴

(小河墓地出土的皮靴,一般用牛皮或猞猁皮缝制,摄影师@刘玉生)

 

纺其毛绒为衣裳

(小河墓地出土的毛制毡帽,即便在今日也相当时尚;更为关键的是其羊毛、毛绒品质甚佳,可以纺70支以上的细毛纱,比现今许多羊毛产品都更优异;摄影师@刘玉生)

 

他们信仰灵魂不灭

以保护好祖先灵魂寄寓之所为头等大事

并频繁举行隆重的原始宗教仪典

充足的胡杨木为他们提供了最佳的原材料

包括制作真人大小的木俑

(小河墓地出土的木雕,摄影师@李学亮)

 

打造数量众多的船形木棺

(航拍著名的小河墓地,直径达60-70厘米的木棺有如一个个小船;点击放大后查看,可以发现棺上立柱者,象征男根,代表墓中为女性;棺上立扇形木者,象征女阴,代表墓中为男性;男根、女阴立木高达3-5米,是罗布泊早期的生殖崇拜;摄影师@刘玉生)

 

在耗费了1500株胡杨木之后

木俑、木棺、立柱层层堆叠

大地上竖立起一个巨大、高耸的“死神宫殿”

“宫殿”共分为五层

由不同时期的棺木堆叠

再加上自然积沙,形如一座小山

祖先们则乘着船形棺木

面向沙海,踏上黄泉之路

(小河墓地,摄影师@李学亮)

 

与此同时

吐火罗人还与周边东方人群混血

形成相貌俊美的混血儿

其中一位女性尤以美貌著称

她白肤栗发、高鼻深目

头戴尖顶毡帽、斜插禽鸟翎毛

人称小河公主

(下图为罗布泊小河公主复原图,复原者为中国刑警学院赵成文教授)

 

小河公主生活于距今3500-4000年间

其保存完好、栩栩如生

历经数千年而不改

尤其长长的睫毛如一排幼松般挺立

令人赞叹不已

(小河公主出土于2004年罗布泊西南的一条古河道旁,棺木由胡杨木制作,呈船形;面部敷有奶酪状物质;出土时,令考古队员非常震惊,当时的画面可以参见纪录片《新丝绸之路》第1集;摄影师@刘玉生)

 

当我们完全打开棺木

揭开小河公主身体外包裹的毛毯

景象更是令人惊奇

其身材修长

毡帽、皮靴、腰衣以及各种细节装饰

无不尽显“时尚”之感

完全无法想像这是数千年前人类的衣着美学

(可点击放大查看,摄影师@刘玉生)

 

然而就在罗布泊的青铜时代鼎盛之时

先民的故事却戛然而止

在之后的1000年间也杳无音讯

(基本未发现公元前2000年至前1000年间的人类遗存)

直到

 

公元前176年

 

一个西域小国突然现身西汉史籍

匈奴冒顿单于在给汉文帝的信中

夸耀自己武功之盛

顺便提到了它的名字

(引文出自《史记·匈奴列传》,这是史籍中首次出楼兰)

“(匈奴)以天之福,吏卒良,马疆力,以夷灭月氏,尽斩杀降以下。定楼兰、乌孙、呼揭及其旁二十六国,皆以为匈奴”

没错!就是

楼兰

 

这是一个中国人耳熟能详的名字

后世与它有关的诗词全都脍炙人口

王昌龄诗云

(楼兰是汉代人的音译,既是族名,也是国号,译名相当优美,是一个高水平的译名;引文出自王昌龄《从军行》)

“青海长云暗雪山,孤城遥望玉门关
黄沙百战穿金甲,不破楼兰终不还”

 

李白诗云

(李白《塞下曲六首》)

“五月天山雪,无花只有寒

笛中闻折柳,春色未曾看

晓战随金鼓,宵眠抱玉鞍

愿将腰下剑,直为斩楼兰”

 

收到单于书信的50年后

即公元前126年

张骞带回了楼兰的“实测报告”

(《史记·大宛列传》)

“楼兰、姑师邑有城郭,临盐泽”

 

盐泽即为罗布泊

而楼兰便是小河公主的后裔们所建立的新国家

汉帝国随即兵出玉门关

将匈奴势力渐次逐出西域

(此处用玉门关代指汉代边关,因为玉门关的建成时间要晚于汉对匈战争的开始时间;下图为航拍汉代玉门关遗址小方盘城,摄影师@钱玮)

 

沟通东西方的丝绸之路也开始热烙起来

控制了罗布泊水源的楼兰

更是其中的关键枢纽

(请将手机横屏观看,丝绸之路部分路段示意图,星球研究所制作)

 

中央在楼兰设置西域长史府

将罗布泊地区正式纳入管辖

(楼兰古城三间房遗址,其墙体极厚,应为当时西域长史府重要物资的存放之处;摄影师@文兴华)

 

为保障西域安全及丝绸之路的畅通

还动用数十万人修筑汉长城

经罗布泊直抵最西端的轮台

(人们通常认为长城最西端位于嘉峪关,其实仅指明代长城;下图为脱西克烽火台,位于孔雀河中段,库鲁克塔格山前;摄影师@刘玉生)

 

楼兰王国也借助中央之威扩张势力范围

逐步占领且末、小宛、精绝(尼雅)诸国

到东汉中期已基本统一塔里木盆地东南部

楼兰的鼎盛时代到来了

(楼兰借助中央军事力量的扩张,始于楼兰王尉屠耆;尉屠耆后来迁都若羌,并改国名为鄯善;注意,此鄯善并非今日吐鲁番的鄯善县;为方便起见,我们在后文中仍称其为楼兰;之后楼兰的扩张,也有其他诸多原因;下图为楼兰最大势力范围示意图,星球研究所制作)

 

作为东西方文化交流的通道

楼兰是一个“国际化”的都市群

其东西融汇、兼容并包

颇似20世纪香港之于中国的地位

他们接纳来自印度的佛教

建立起巨大的佛塔

(米兰古城的佛塔遗址,为楼兰国法藏部僧团寺院;造型独特,塔基呈方形,塔身为圆柱形;摄影师@李学亮)

 

又融合希腊艺术

为神佛添置天使的翅膀

成为著名的“有翼天使”

(米兰古城、楼兰古城都有发现类似风格的艺术;由于亚历山大东征,将希腊式艺术带入阿富汗巴基斯坦古国犍陀罗;这种艺术又随着佛教东渐,传入中国新疆;此壁画被斯坦因盗走,现藏于大英博物馆)

 

接着

他们又将希腊酒神的宴饮场面

请进佛教的极乐世界

端着的酒器却充满贵霜帝国的形制

(楼兰壁画墓,学者推断是由来自贵霜帝国的新移民建造,摄影师@刘玉生)

 

他们喜爱来自蜀地的上等织锦

(著名的“五星出东方利中国”织锦,出土于尼雅遗址,距今超过1000千,色彩依然艳丽,8个汉字清晰可辨;摄影师@刘玉生)

 

也不会拒绝大胆裸露的罗马艺术

(营盘墓地出土的毛织物,上面的人物具有明显的罗马艺术风格;摄影师@刘玉生)

 

这里依然盛产美女

(西域王公贵族喜欢娶楼兰女为妻,在出土的汉简中多有提及,也有多次嫁入中原的记录;下图为米兰佛寺壁画中的楼兰女)

 

但与小河公主对应的“沙漠王子”

生活显然更加富足

其陪葬品之丰富精致、保存之完好

足以蜚声中外

(尼斯遗址8号墓出土的“沙漠王子”,据推测为末代精绝国王,陪葬有大量精品织物,“五星出东方利中国”也出于此墓;摄影师@刘玉生)

 

文化交汇、生活富足的楼兰人

不禁发出这样的呼喊

(语出自尼雅佉卢文书,佉音qū)

“大地不曾负我,须弥山和群山亦不曾负我,负我者乃忘恩之小人。

我渴望追求文学、音乐以及天地间一切知识,世界仰赖这些知识”

 

然而楼兰人对知识的追求显然未能继续

 

公元6世纪

 

楼兰国逐渐从历史上销声匿迹

到了公元645年唐玄奘途经此地

眼见繁华散尽,亦是相当惊讶

(语出自《大唐西域记》,描绘的是且末与楼兰之间的景象)

“城郭岿然,人烟断绝”

 

为什么会这样?

 

 

 

原因是多样的

包括外敌入侵、丝绸之路改道

甚至突发的鼠疫

但其中的最主要原因应该是

自然环境的恶化

 

与日俱增的人类活动

破坏了本就脆弱的生态环境

胡杨死亡,植被大规模减少

40%的森林覆盖率一去不复返

(伊吾县死亡的胡杨,摄影师@赵来清)

 

上游来水减少,河道干涸

湖泊面积也日益缩小

(干涸的罗布泊,历史上罗布泊面积有过多次反复增减,摄影师@李学亮)

 

与此同时

荒漠的面积却在与日俱增

罗布泊周围常年大风肆虐

大风一起,往往飞沙走石

再加上周围山地突发的雨洪

不断侵蚀脆弱的地表

地表之上形成了大面积的土丘、沟谷

是为雅丹地貌

罗布泊雅丹总面积高达3000平方千米

是中国第二大雅丹地貌分布区

(楼兰古城附近的雅丹形成时间并不长,是近千年来的产物,也是环境恶化的见证者之一;下图为白龙堆雅丹,摄影师@钟跃)

 

或如万舰齐发

(龙城雅丹,这种雅丹都是同一方向的沟谷,多是因为常年盛行某一方向的大风所导致;摄影师@钱玮)


或如荒原孤岛

(白龙堆雅丹,摄影师@钟跃)

 

雅丹形成过程中那些被风走的沙尘

则在罗布泊南侧、阿尔金山北侧降落

形成新疆第三大沙漠

库姆塔格沙漠

(库姆塔格沙漠最初形成时间要更早,但是近千年来雅丹规模的扩大,也大大增加了库姆塔格的面积;2016年1月9日的库姆塔格沙漠,非常罕见地下雪了;摄影师@悠悠)

 

环境的恶化立即引发连锁反应

农田、牲畜的产量日益降低

军队的口粮也不得不大幅缩减

在楼兰繁盛期间

一般吏士每人每日供给粮食一斗二升

最少时曾减到六升

即便如此上级仍在不断要求压缩口粮

(《流沙坠简》)

“宜渐节省使相周接”

 

于是人口流散

原本繁华的城池逐渐荒废

楼兰也在历史记忆中变得越发模糊不清了

(荒废的楼兰古城,摄影师@郝沛)

 

时间到了20世纪后半叶

塔里木盆地的开发愈发强劲

我们修建大坝、拦蓄上游河水

浇灌出一片片农田绿洲

(请将手机横屏观看,米兰水库,摄影师@文兴华)

 

1961年

 

那些原来流向罗布泊的诸多河流

塔里木河、孔雀河、车尔臣河…

下游河道全部断流

罗布泊终于完全干涸

在这个过程中不断消退的湖水

在湖边留下了一道道新的岸线

岸线不断收缩,直至湖心

我们前面所提到那只大耳朵便因此形成了

(罗布泊地球之耳最新卫星图,绿色为正在开采的钾盐矿基地,源自@Google)

现在

 

小河公主、沙漠王子、楼兰、鄯善

一切故城、故事、故人都已经一去不返

不知道下一个千年

有水的罗布泊又会创造什么?

(请将手机横屏观看;干涸后的罗布泊拥有丰富的钾盐资源,2002年起钾盐公司将地下卤水抽到地表,人工营造了200平方千米的盐湖;摄影师@郝沛)

《考古十五讲》、王炳华《悬念楼兰-精绝》、阿尔伯特·赫尔曼《楼兰》、伊弟利斯《寻找消失的文明,小河考古大发现》

P.P.S. 本文写作中得到了中国科学院地质与地球物理所的特别支持,特此致谢

P.P.P.S. 本文中多次提到的摄影师刘玉生先生,是新疆文物考古研究所专职摄影师,从1979年就开始文物、考古、遗址摄影,也是无数次考古工作现场的记录者,其作品多次获奖,本次为星球研究所特别提供了许多难得一见的佳作,我们在此致以谢意,以及

 

向中国所有考古工作者致敬!

 

by 星球研究所 原创编辑,

转载请联系微信公众号“星球研究所”

 

关注以下微信公众平台,更多精彩呈现:

    【责任编辑】:小君

【转载请注明来源】:新西兰生活网>【旅游】罗布泊有什么?——楼兰生死5000年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旅游】梦江南,醉在江南墨韵里......
【下一篇】:最后一页


大陆点此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