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谈】诗文换酒:人不如牲口
2017-12-07 14:36:25   来源:微信公号:诗文换酒   评论:0

几十年了,我们一直,其实是连牲口都不如地活着。牲口还有主人心疼,屁民的主人,高端人口们,在干什么呢?秦书田说要牲口一样活下去,他也太高看自己了,我们其实一直都是牲口不如的。

  【新西兰生活网 nzlife.nz】大学时候,看了一部电影,谢晋导演的《芙蓉镇》,里面有句话,是马上要入狱十年的秦书田对怀孕的妻子胡玉音说的:活下去,像牲口一样活下去。

  看电影的时候,心情是很沉重的,觉得那时候的人活得真惨。居然只能像牲口一样活下去。

  不过今天我不得不反思自己的天真,并不是那时候的人活得跟牲口一样,我们现在也好不到哪里去,唯一的不同,那时候的牲口不大吃得饱,而现在的牲口,大部分都吃饱了。

  不过有的牲口吃得太饱了,觉得岁月静好,天下一派祥和,这个世界已经够完美了,可以对一切还没有吃饱的牲口视而不见,对其他牲口正在遭受的苦难,也觉得是天书奇谈。

  这样的人,是真的把自己活得跟牲口一样了,牲口是没有同理心的,就算同类被屠宰,他们也不会反抗,不会同情的,甚至不会嚎叫。

  不过,不管怎么吃饱,还是改不了自己牲口的本质。所谓牲口,就是只管劳动,主人予取予求,从剥夺劳动价值,到最后肉体都会成为主人的一道菜。

  牲口还有个最大的特征,就是不敢反抗,最大的反抗,可能就是下跪而已。

  这几天,被成都口袋婆婆的事情刷屏了,我挨个字,挨个字的读完,感觉很痛心。

  一个老婆婆,捡垃圾养活有病的老伴,养活瘫痪的女儿,从婴儿开始养大外孙,就靠捡垃圾,养活了这么一大家人。

  在这里,好像有很多人缺位了,几个爱心志愿者,根本不能解决任何问题。

  我仿佛记得,我们国家的税负痛苦,已经是世界上最高的了,而且是没有之一的高,高到很多企业都快不逃税就只有死路一条了。

  还有大量的费,当然还有垄断企业们插在屁民们身上的吸血管,每年国家收去的钱,几十万亿啊。

  但是用于民生,用于教育,用于救助自己同胞的钱,有TM的几毛呢?嗯,有个鸡毛。

  这几年,就在五年时间内,我们对外撒出去的钱,也是几万亿啊!

  美帝川普政府,开始减税了,我们说人家是居心不良,搞减税战,我们还要继续敲骨吸髓,但是对屁民们的教育医疗,还是一毛钱都不会多花的,没钱读书,就去打工,没钱治病,就去等死。

  反正,不会管,也不想管。

  人家收重税,是为了高福利,我们收重税,是为了支援第三世界的穷哥们吗?人家,就连减税也还要保证高福利的。

  不过,我知道,口袋婆婆,还不是最惨的,我身边,就有很多类似的案例,说多了,都是泪!

  比如,我有一堂哥,因为他老爹生病,小时候,我去他们那茅草搭起来的家玩,看到他家茅坑里面,总是有带血的大便。

  他小学没有毕业,就开始在村里的一个砖厂搬砖了。开始养活一家人,养活弟弟妹妹了。

  另外一堂哥家,老爹在煤矿上班,煤洞里面掉下石头,被砸成了半身瘫痪。从此以后,一家人就陷入困顿,连吃饭都成问题。

  我那时候才几岁,去他家玩的时候,看着躺床上变形了的堂伯,吓得屁滚尿流,从此不敢踏入他家一步。

  这堂哥,小学读了六个学期的书,就开始自谋生路了。

  周围邻居,还时常帮助一下,不过这样的家庭,在农村这种表面祥和,实际暗流涌动的地方,他们一家是非常会让人看不起的,每个人,当年看他一家,估计都跟看一群可怜的牲口一样。

  虽然,那时候我很小,但是凭感觉,也知道他们一家过得多艰难,多么想不生在这个世界。我们是聚族而居的大家族,但是我们早就被政治运动异化成了禽兽,不会同情和关心人了。

  这堂哥在苦难中长大成人,一次因为和同族的族叔们开小煤窑,闹矛盾,被一个族叔一刀砍在脑壳上,半边头皮掉在一边,在我们族里的一个赤脚医生那缝针,那是我第一次看到头被砍了,会变成那种恐怖的模样。

  第一个堂哥,长大了,成了个标准的农民工,满世界工地干活,就为了活着。

  第二个堂哥被一刀砍醒悟了,外出打工不回来了,估计是鬼门关上走了一遭,在外面很会混,现在已经开始当上了小老板,不过,对我们族里的人,是非常淡漠了,毫无感情。

  我身边,还有很多这样的例子,还有更惨的,比如躺自己挖好的坟坑里,去等死的。我已经不想说了,说多了,都是泪。

  当然,这几天网络上,又爆出了一个妈妈,因为孩子生病,在医院把钱用完后,在医院外面马路上抱头痛哭的。

  我记得很久前,还有一个母亲,也是因为孩子在医院没钱治病了,也是在医院外面,不过不是哭,而是给孩子下跪,给孩子认错,觉得自己作为一个母亲太失败了。

  还有因为孩子生病,父母都跳楼自杀的……。

  这样的新闻太多了,比成都的口袋婆婆还凄惨的,还有很多很多。成都口袋婆婆还有人知道了,我身边那些凄惨的案例,以前连知道没有人知道,死了,连蚂蚁都不如,几张薄板往野地一埋了事。

  被知道了的口袋婆婆,可能有爱心人士能给一些帮助,但是更多的人呢?

  比如,在寒风中被驱赶的垃圾人口们,在寒风中因为省钱,租不起房子,在桥洞下睡觉的无数正值壮年的农民工们?有谁真正去关心下他们呢?

  当然,我们在口号中,听到了无数次这样的关心,毕竟困难群众,还是很有必要在很多讲话中出现的,这样才显得大人们在道德上很完美,不过困难群众永远是道具。

  是下乡送温暖时候的道具,是重要讲话中的道具,是显示高端人口们幸福对比出优越感的道具。

  更多的时候,只能生活在阴暗的角落里面,像牲口一样活着,或者牲口不如地活着。

   牲口不如活着的人们,除了被驱赶,被歧视的时候,能被高端人口记住一下的时候,在他们受苦难的时候,有没有慈善组织记着呢?

  答案是没有。

  昨天,我又在一个群里,认识了一个可爱的圣母婊。

  一群友因为妻子有病,好像是血液方面的,很严重的病,那群友家里情况还不错,妻子在国内,自己在国外,武大毕业的,很不错的一小伙。

  因为那圣母在群里因为献血的事情,和小伙吵架了,说他老婆不献血什么的,小伙说他老婆有血液方面的病。

  然后重点来了,那圣母说,什么大病可以申请大病救助,可以向慈善总会申请救助。

  但是,我从来没有听说过慈善总会,救助过大病的人,我记得我老爹因为肾病住院两个月的时候,我天天在医院,整个重医一院肾内科有很多大病等死的人,但是没有看到慈善总会一毛钱的影子。

  一个也是我们重庆秀山农村去治病的阿姨,两个孩子二十多岁,正值找钱的壮年,但是面对医院的无底洞,和我老爹在一间病房住了一个星期的院,就出院了,因为钱确实用完了,出院干什么去呢?回秀山老家等死而已。

  第一次知道,做慈善的时候,还要被救助的对象写申请,走流程才有微乎其微的可能得到救助,而且就我身边,从来也没有看到过什么慈善总会,或者是红十字会的人,搞过什么真慈善。

  孩子生病没有钱住院,无助的妈妈在街头痛哭,或者给孩子跪下的时候,慈善总会的人,或者红十字的人,不是该去主动救助吗?

  搞慈善能搞成官老爷的做派,高高在上,估计也就我大天朝独一份了。

  每每有人大病,某地地震,或者其他灾难,都只能在网上向陌生人求助,因为屁民们都知道,所有的慈善组织都是靠不住的。

  几十年了,我们一直,其实是连牲口都不如地活着。

  牲口还有主人心疼,屁民的主人,高端人口们,在干什么呢?

  秦书田说要牲口一样活下去,他也太高看自己了,我们其实一直都是牲口不如的。

【责任编辑】:问天
【相关热词搜索】:牲口 低端人口

你也许会喜欢:

表达一下心情:


大陆点此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