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马克思惊人自白:我...现已注定要下地狱
2017-08-02 10:49:58   来源:网络(版权归原作者)   评论:0

“因此,我已失去天堂,我确知此事。我这曾经信仰上帝的灵魂,现已注定要下地狱。”

  【新西兰生活网 nzlife.nz】著名的共产国际导师,马克思的亲密战友 Bakunin 说过:
  “在这革命中,我们必须唤醒人们心中的魔鬼,以激起他们最卑鄙的激情。我们的使命是摧毁,而不是教诲。毁灭的欲望就是创造性的欲望。”

  《共产主义宣言》第一节写道:
法律、道德、宗教,在他们(无产阶级)看来全都是资产阶级偏见,隐藏在这些偏见后面的全都是资产阶级利益。

  《共产主义宣言》第二节写道:
共产主义要废除永恒真理,它要废除宗教、道德,而不是加以革新,所以共产主义是同至今的全部历史发展进程相矛盾的。

  《共产主义宣言》第二节又写道:
共产主义革命就是同传统的所有制关系实行最彻底的决裂;毫不奇怪,它在自己的发展进程中要同传统的观念实行最彻底的决裂。

  马克思的诗作《人之傲》:
  “那时我将如神一般,
  在废墟中穿过各国,凯旋而行。
  我说的每一个字都是火与业,
  我胸中的那一位与创世之神平起平坐。”

  马克思 1848 年新年作品集:
  “即将来临的世界大战不仅将消灭反动阶级和王朝,还将让所有反动民众从地球表面彻底消失。这就是进步。” “他们的名字将湮灭。”

  马克思:
  “一个寂然、不可避免的革命正在社会中进行。革命不会在乎它毁掉的人命,就像地震不会在乎它毁掉的房屋一样。太弱小而不能主宰新的生存形势的阶级和种族,必须被击败。”

  恩格斯在《The Magyar Struggle》中写道:
“下一次世界大战将使所有反动民众从地球表面消失。这也是进步。显然,若不粉碎一些精致的国家花朵,这一目标便不能达成。不过,没有暴力和残忍,历史就不能进步。”

  马克思《绝望者的魔咒》:
  “在诅咒和命运的刑具中,
  一个灵攫取了我的所有;
  整个世界已被抛诸脑后,
  我剩下的只有恨仇。

  我将在上苍建起我的王座,
  寒冷与恐惧是其顶端,
  迷信的战栗是其基座,
  而其主人,就是那最黑暗的极度痛苦。

  以健康观点看待世界的人,
  将会转变,变得惨白和死寂。
  他被盲目和寒冷的死亡所占据,
  将给他的快乐准备坟墓。”

  马克思《Oulanem》:
  “他们也是 Oulanem,Oulanem,
  这犹如死亡的名字,鸣响、鸣响,
  直到它在卑微的蠕动者中消褪。
  停止吧,现在我已拥有它!它从我的灵魂升起,
  如空气般清晰,如骨骼般坚硬。

  我年轻的双臂已充满力量,
  将以暴烈之势,
  握住并抓碎你 --- 人类。
  黑暗中,无底地狱的裂口对你我同时张开,
  你将堕入去,我将大笑着尾随,
  并在你耳边低语:“下来陪我吧,朋友!” ”

  马克思《Oulanem》:
  “毁灭,毁灭。我的时候已到。
  时钟停止了,那微小的建筑倒塌了。
  很快我将紧抱永恒,
  并伴随着一声狂野的嘶吼,说出对全人类的诅咒。”

  马克思的诗作:
  “哈,永恒,我们永远的痛苦,
  无法描述、无法衡量的灭亡!
  它是如此可憎,被造作出来,以蔑视我们 ---
  而我们本身,作为盲目的时钟机器,生来就是时间和空间的愚蠢日历,
  我们只是为了毁灭而昙花一现,除此之外,绝无其它目标。”

  马克思《Oulanem》:
  “哈!在火轮上受刑之时,我必须愉快地在这永恒之环上跳舞;
  如果存在一种吞没一切的东西,
  我将跳进去,以毁灭这个世界。
  这个世界在我和无底地狱之间,显得过于庞大,
  我要用我持久的诅咒,将它击成粉末。

  我要在它粗糙的现实周围投掷武器,
  拥抱着我,这世界将哑然死去,
  然后堕入绝对的虚无,
  毁灭、不复存在 -- 那才是真正的活着。”

  马克思《关于黑格尔》:
  “因为我发现了最高的真理,
  又因为我通过冥想发现了最深的奥秘,
  现在我如同神灵,
  我以黑暗为衣裳,就像“他”那样。”

  马克思的诗《苍白少女》:
  “因此,我已失去天堂,
  我确知此事。
  我这曾经信仰上帝的灵魂,
  现已注定要下地狱。”

  马克思《演奏者》:
  “地狱之气升起并充满我的头脑,
  直到我发疯、我的心完全变化。
  看见这把剑了吗?
  黑暗之王把它卖给了我,
  它为我抽打时间,并给我印记,
  我的死亡之舞跳得更加大胆了。”

  德国著名诗人 Heinrich Heine 是马克思的一位密友。他写道:
  “我呼唤魔鬼,于是他就来了,
  带着惊奇,我细察他的面孔;
  他不丑,也不残缺,
  他是个可爱、迷人的男子。”

  马克思的女婿 Edward Eveling 的诗:
  “向您,我斗胆献上这诗,
  啊,撒殚,将要升座的盛宴之王!
  啊,牧师,我远离你的洒水、你的唠叨,
  因为啊,牧师,撒殚永不在你之后。

  噢,撒殚,由您的气息,我的诗得到灵感,
  当我从心中挑衅教会的众神,
  剧痛就是那震动意识的闪电。
  啊,远离正直之路的灵,
  撒旦,是仁慈的,看 Heloisa!


  如展翼的旋风,
  它掠过民众,啊,伟大的撒殚!
  欢呼吧,为了这伟大的辩护者!
  燃香、发誓、向您献祭,
  您把牧师的神扯下了王座!”


  列宁临终之时说:“我犯了一个巨大的错误。我感到,我在无数受害者的血海中迷失了 --- 这就是我的梦魇。太迟了,我们已不能回头,不能救我们的国家:俄国。我们需要像 Assisi 的 Francis 那样的人。如果有十个那样的人,我们就能救俄国。”

  马克思:“世上再没有比噬咬敌人更大的快乐了。”

  马克思:“我们必须让这些混蛋相信我们与他们继续友好,直到我们有能力不择手段地把他们清除出我们的道路。”

  马克思:“我们发起战争,针对宗教、国家、家乡、爱国心的所有主流观念。”

  列宁:“我们必须使用所有诡计、阴谋、欺瞒、狡诈、非法手段、隐蔽手段,并掩盖真相。”

关注以下微信公众平台,更多精彩呈现:

    【责任编辑】:问天

【转载请注明来源】:新西兰生活网>【人物】马克思惊人自白:我...现已注定要下地狱
【相关热词搜索】:马克思 自白 地狱

【上一篇】:【人物】百年清华出大师 多人被侮辱戕害(下)
【下一篇】:【人物】把人当人!转折时期的赵紫阳


大陆点此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