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谈】微信:心眼坏了叫知足常乐 眼睛瞎了叫岁月静好
2018-02-03 05:11:02   来源:当年的红拂   评论:0

有人抽走了梯子,年轻的工人欧湘斌活生生从三楼坠下摔死了,死在了中国人的大年前,死在了回家过年的期待中。这缺德八辈子的抽梯人不出意外,是此间繁华都市的守护(瘟)神-城管。

河南郑州城管曝出城管强行抽走梯子、导致工人坠亡的恶性事件。

  【新西兰生活网 nzlife.nz】有个略微生僻的成语叫上梁抽梯,和人人皆知的落井下石同义。别人上了房梁,你把梯子抽走了,别人落井里了,你扔下一块大石头,这都是缺德八百辈子的事,是存心想置人家于死地。

  这缺德八百辈子的事,偏偏就有人干了。有人抽走了梯子,年轻的工人欧湘斌活生生从三楼坠下摔死了,死在了中国人的大年前,死在了回家过年的期待中。这缺德八辈子的抽梯人不出意外,是此间繁华都市的守护(瘟)神-城管。

  对这个悲剧事件,新浪新闻的评论标题是“城管抽梯、工人坠亡,责任不在手,在心”,网易新闻的评论标题是“城管抽梯、工人坠亡,执法缺失人性化温度”,而新京报的评论就比较直接,比较对我的胃口,三个字:没人性。不过,我依旧认为对这伙王八羔子的禽兽之举最恰当的形容词是缺德八百辈子。

  然而,不管良心被狗吃了也好,人性化温度缺失狗性化燥热上升也好,人性绝没狗性坚强也好,缺德八百辈子也好,千万种咒骂也换不回年轻的欧湘斌一条命,也抚平不了人家妻儿老小哀伤的心。

  一盏鲜活跃动的生命之灯就这么灭了,灭得如此随机,正如余华所说:“最初我们来到这个世界,是因为不得不来,最终我们离开这个世界,是因为不得不走。”

  生命的悲哀是普遍性的,这普遍性就体现在不得不来和不得不走,我们来到世间,生和死其实不由自主,生由造物,死由死神。但超越普遍性悲哀之上的是,在人间翻云覆雨,扮演造物和死神的往往是人。

  米兰‧昆德拉说:“当生活中别处时,那是梦,是艺术,是诗,而当别处一旦变为此处,崇高感随即变为生活的另一面-残酷。”中国人生活没有别处,只有此处,此处的残酷无处不在,残酷就残酷在一切不由自主,也不遵循自然规律,由上天造物作主。

  原先有人自命天子替天行道,在中国人的世界生杀予夺,后来轮到一群缺德八百辈子的沟马教徒在此间像瘟疫般肆虐,这帮王八羔子的信念就是人定胜天,阎王让你三更死,他们偏要叫你一更亡。

  余华说:“作为一个词语,‘活着’在我们中国的语言里充满了力量,它的力量不是来自于喊叫,也不是来自于进攻,而是忍受,去忍受生命赋予我们的责任,去忍受现实给予我们的幸福和苦难、无聊和平庸。”看《活着》时,这番话看得我忍不住哭了,又忍不住笑了。这中国人的生活,要真幸福,还需要用上“忍受”这个词语?活着就活着吧,还充满了力量,一条蠕虫也能活着,没见它有啥力量。

  福贵一辈子,充其量也就两个字:活着。田没了地没了家财万贯没了,他活着;爹娘没了老婆没了儿女没了,他活着;生命中熟识的不舒适的人、熟谙的不熟谙的事物,一个个一桩桩都没了,他还活着。除了活着,他还有啥?幸福?真幸福,就像我朝第一TV采访的那位大爷一样幸福。力量?真有力量,他爱的人,爱他的人,都保护不了。

  生死不由自主,也顺应不了自然,任由翻云覆雨手操弄,活着,能赖多久赖多久,就是此间的常态。活着,活着的人是内部掏空的,或者说是内部被木头填满的。活着的人不会喊叫,不会进攻,不会悲伤,不会愤怒,只会默默忍受,忍受权瘟肆虐,忍受那双翻云覆雨手。所谓幸福,在此间,多半只是被虐成习,忍受已惯,忍受出了岁月静好,知足常乐。

  “我们这一代人,……曾面朝黄土背靠皇天,受过劳苦,挨过饥饿……国有不平,我们基本生活无忧,世有不公,我们依然逍遥自由……虽经磨难,却能劫后余生,我们聊聊微信,健康生活每一天,我们搞网购,新奇物品送身边……知足吧,知足就常乐,知足吧,知足就幸福,知足吧,知足就能活好每一天……”。

  写出这篇“声情并茂”文字的人,上过山下过乡,忍过饥挨过饿,还有一桩他们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忘了提:斗过人批过孔。他们这代人,没被饿死整死的都活着。活着的这些人,能忍能活的劲头,绝不输于福贵,而且比福贵还牛的一点是,还有劲头在旷日持久的人生葬礼上跳广场舞。

  如此能活,能忍,谁能奇怪这批人活着,忍受着,忍受出了幸福?同样是忍受,换成知足常乐这类“佛光闪闪”的佛系名词儿,瞬间苦海生光,岁月静好,于是国有不平,他们生活无忧就行,世有不公,他们也能逍遥自由。言下之意,神马穷死的、饿死的、斗死的、冤死的、整死的,神马“城管抽梯、工人坠亡”、神马“快递男孩”、“冰花男孩”、“六岁当家女孩”、“病床直播女孩”都是浮云,关我屁事,我只管自己活着无忧逍遥,哪怕身边洪水滔天。

  云南有个厅级离休干部王老师,主演过红色大片《五朵金花》,从前要论这知足常乐的佛系修养,恐怕不输上面的贴主。孰料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这位佛系老人家有一天醒来突然发现自个儿佛系不了了,强拆这种一点也不佛系的事儿,竟然轮到了自己头上。这叫佛系老人家咋还能知足常乐?这身不由自主,死不由自主,知足常乐也不由自主,还是得上网发帖向社会求助,还艾特了多名大V小V。对这位老人家的遭遇,不但平常热衷抱打不平强出头的大V小V不抬眼皮,网友的评论也是清一色的无情拆台:王老师以前替被强拆的弱势群体发过声吗?如果从来没有,那您家的房子被拆关我们屁事啊。

  听闻此般尬事,千万别说啥人心不古,不关怀老人家的疾苦,还是想像一下杨子扮演的白玉堂一字一顿地说道“善恶终有报,天道好轮回,不信抬头看,苍天绕过谁”。谁让尔等“国有不平,我们生活无忧就行,世有不公,我们也能逍遥自由”了?生活无忧,是因为这不平暂时没砸破你头,逍遥自由,是这不公暂时绕着你走,等这不公不平真砸你头上了,还能知足常乐不,还能岁月静好不?还能继续念你的佛系社会煮意真经不?

  我就不再写一篇《别问丧钟为谁而鸣》,拿海明威的“所有人是一个整体,别人的不幸就是你的不幸,所以别问丧钟为谁而鸣,它就是为谁而鸣。社会是一条大船,所有人都在同一艘船上,当船上有一个人遭遇不幸,这个人就可能是全船的威胁,所以永远别对别人的苦难无动于衷,一个人的不幸就是全体人的不幸”来碎碎念了。日子久了,再有耐心如我,也会发现这些真金白银的非佛系做人道理,就是再念叨千遍万遍,也攻不入油盐不进的佛系社会煮意大脑。除非,天上掉下来一群城管哥哥,拆了的知足常乐,抽了的岁月静好,那便不想醒悟也得醒悟了。

  套用一下某位王姓名笔的毒辣鸡汤“你所谓的岁月静好,只是眼睛瞎了”,你所谓的知足常乐,只是你心眼坏了。唯有心眼大大的坏了,才能口口声声念诵“国有不平,我们基本生活无忧;世有不公,我们依旧逍遥自由”这么不要脸的佛系社会煮意鸡汤。你明知国有不平,世有不公,还只顾自个儿生活无忧,逍遥自由,这不是心眼坏了还能是啥?

  年轻的时候这帮人跟着东方不败幻想赶英超美,年纪一大把了他们还一边念著知足常乐一边跟着喊美帝亡我之心不死。美帝亡你之心不死个头啊,美帝前总统卡特先生以92岁的高龄之身,依旧在做公益做慈善,关怀众生,人家本着荣耀上帝的虔心拯救你还来不及呢!你亡,是迟早的事,亡就亡在你上上下下,心眼早就坏了,从来没把人当过人,活着全特么靠忍。虾米忍小鱼,小鱼忍大鱼,大鱼忍鲨鱼。国有不平,世有不公,历经磨难,有种倒是喊叫啊,进攻啊?不,不敢喊叫,不敢进攻,还要去蔑视那些喊叫的人,仇视那些进攻的人,视一切文明之士为敌,唯恐扰了他们做稳了奴隶的清梦。

  年轻的欧湘斌死了,但愿他去往了一个更好的世界。在他留在身后的这个世界,年轻的妈妈还在为救女儿而当街卖人奶,贫穷的孩子们还在头顶冰花去上学,孤弱的留守儿童们还在被侵犯,无奈的小贩们还在被追打,大批的房屋还在被强拆。在这样的世界,有一种心眼坏了叫知足常乐,有一种眼睛瞎了叫岁月静好。(删除文中的不雅文字)

--转自微信号

 

【责任编辑】:问天
【相关热词搜索】:城管 缺德

你也许会喜欢:

表达一下心情:


大陆点此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