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我们可能是最后一代亲眼看到大堡礁的人了……
2018-01-17 15:55:14   来源:徒步中国   评论:0

珊瑚礁系统就是海洋世界中最繁华最热闹的地方了。如果在珊瑚礁里再选一个最大,那就是澳大利亚的大堡礁了。在这片相当于德国国土面积的大堡礁里,生活着上百种不同种类的珊瑚和上千种鱼类。

  【新西兰生活网 nzlife.nz】相信大家都被刚刚完结的BBC纪录片《蓝色星球2》刷屏了。这部在豆瓣上评分9.9/10的匠心之作,让所有看过的了人震撼而感动。BBC用5年拍摄打造的7集故事,带我们看到了猪齿鱼的智慧与坚持不懈、宽吻海豚与伪虎鲸的友情、金黄突额隆头鱼从雌性秒变雄性的神奇。

腾讯视频

  可是这些非凡景色和动物我们只能通过屏幕看了。因为一些环保人士已经意识到人类活动对环境的伤害,建立了一种不成文的规定就是不透露保护区的位置,从而保护当地原始的健康样貌。

  《蓝色星球2》里摄影组辗转了几天到达了法属波利尼西亚(大溪地是其中最大的岛屿)附近的海域,在那里,助理制片人瑞秋说

/ Via.Blue Planet 2

  得益于当地政府的捕捞限制保护和人们的共同努力,这片不知名的海域可能是世界上唯一一个大规模石斑鱼聚集地了。

  并不是所有生物都如这里这么幸运,珊瑚礁就没躲过被伤害的厄运。

失去生机的珊瑚

  如果把地球分为陆上世界和海洋世界,在珊瑚礁系统就是海洋世界中最繁华最热闹的地方了。如果在珊瑚礁里再选一个最大,那就是澳大利亚的大堡礁了。在这片相当于德国国土面积的大堡礁里,生活着上百种不同种类的珊瑚和上千种鱼类。

/曾经富有生机的珊瑚城市 Via.BBC

  这样和谐的场面持续了上千年,然而在过去的18年里大堡礁经历了三次白化,分别为2002,2016和2017。越来越快的速度,使得大堡礁的情况不容乐观。在2016年的白化事件中,有90%的珊瑚遭受了不同程度的伤害。

/大堡礁的南部受到了严重白化 Via.Coral Reef Studies

  白化并不是珊瑚死亡,而是由于各种因素珊瑚失去其细胞内共生的虫黄藻而失去颜色。显露出其本身的白色的现象,在正常情况下珊瑚具有一定的恢复能力,但是这个过程是缓慢的。

/全部白化的珊瑚 Via.Climate Center

  不过大堡礁的情况要更加糟糕一些,Jon Brodie,一位来自詹姆斯库克大学的水质专家说:“我毕生致力于管理水质,可是对于扭转大堡礁的局面,我们失败了”。

  “事实上,我们很可能是最后一代见到珊瑚的人了”。

/上下对比就知白化的严重程度 Via.Coral Reef Studies

  大堡礁的白化主要是由于海水升温,全球气候变暖则是其幕后推手。再进一步,其实人类活动是全球变暖的主因。随着气候变暖,水温会不断上升,最后大堡礁可能再也无法复原了。归根到底,是人类用短短的一百多年的活动,改变了地球生物几千上万年的生活原貌。 

  人类活动改变生态环境的例子远远不止大堡礁。

人类活动的影响

   国际自然及自然资源保护联盟(International Union for Conservation of Nature and Natural Resources)在2014年和2017年分别发布了《IUCN世界遗产展望》的报告。

  报告指出,在这三年中,世界上107个国家的241处自然遗产中,有13处环境恶化。使得如今共有87处自然遗产处于危机情况下。这意味着超过三分之一的世界遗产如不及时采取措施将会面临完全被破坏的危险。

/红色和黄色代表处于危机状态 Via. IUCN

  环境恶化的原因是多方面的。不仅有气候变化和日益扩张的旅游业,还有基础设施建设如公路水坝。

  克罗地亚的普利特维泉湖群,因为包含了十六座相连的阶梯湖泊,所以也称十六湖国家公园。旧时人们称之为“魔鬼花园”,因为只有最勇敢的灵魂,才敢于大胆探索这个神秘的森林,看到碧绿绝美的湖泊。

/“魔鬼花园” Via Clark and Kim

  而如今这里不再神秘,变成炙手可热的旅游胜地。其在2014年的时候还是环境良好,然而到了2017年环境则急剧恶化。主要原因是是旅游业的快速发展,急速扩张的旅游设施污染了水资源,并且游客践踏了石灰华坝(一种由于流水而产生的自然石灰岩)使得当地生态问题处于严重危机状态下。

/游客接踵而至 Via. Vesper and Laura

不再偏僻的地区

  无独有偶,曾经被美国作家道格拉斯称作:“地球上一个独特的、偏僻的、仍有待探索的地区”——美国大沼泽国家公园,这片世界上面积最大的湿地之一,已经不再是偏僻且孤独的地方了。

  人类的爪牙早就理所应当的伸向了这里,抽干湿地的水只为了开辟土地;建造公路只为快速连接东西佛罗里达半岛;大面积污染水资源只为了发展农业和工业。

  结果是湿地面积缩至原来的1/4,鸟类数量减少了93%,并且有12种鸟类灭绝。连4米长,500公斤重的海牛,也被海岸附近繁忙的机动船的螺旋桨,弄至伤痕累累,甚至死亡。目前仅剩1000头海牛在海岸生活。

/海牛身上新旧伤痕交织 Via. defenders

  然而湿地的恢复是极为缓慢的。Fred Sklar作为南佛罗里达水资源管理部门人员说:

  An extreme drought can beviewed as almost as catastrophic as a volcano. It can reshape the entirelandscape. It can take 1,000 years to produce two inches of peat, and you canlose those couple of inches in a week

  “极端的干旱可以看做与火山爆发一样的灾难。它能重塑整个地域景观。两寸的泥炭需要1,000年的生长时间,而失去几寸只是一个星期的事。”

/湿地面积减少了3/4 Via.Phys

  诚然大自然有其自愈功能,但是1,000年长两寸的可再生资源对我们来说与不可再生资源差别有多大呢?

  人类活动对自然产生负面影响的例子,举多少个都不是问题。从可可西里到乞力马扎罗,从马尔代夫到塞舌尔。人类为了生存,繁衍,享乐,将千万种生物生存的权利置于不顾。

/乞力马扎罗山顶终年积雪融化 Via.ete

  但是我们还来得及,如同开头的石斑鱼,只要有一个健康的生存空间,它们自己就能繁衍壮大。还有湿地和雨林,大白鲨和犀牛。

  但是只有态度还不够

  我们必须马上行动

  希望我们不是最后一代能亲眼看见大堡礁的人

【责任编辑】:小君
【相关热词搜索】:大堡礁 澳洲 新西兰

你也许会喜欢:

表达一下心情:


大陆点此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