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谈】北京排华 郭德纲的段子 汪峰的歌火了 他们压根没想搞事情
2017-12-02 07:10:34   来源:六神磊磊读金庸   评论:0

我还希望,段子可以不再以这样的方式红。郭德纲、汪峰,他们大概也不想自己的作品以这种魔幻的方式红。不然,以后相声还咋说啊?

  不然,以后相声还咋说啊?

  大家都知道,最近两件东西比较火。

  一个是郭德纲的段子:

  话说于谦的父亲王老爷子是个大善人,有钱,心善。他经常说:别的地方我管不了,我方圆十里之内都不能有穷人。

  于是他就把附近的穷人都赶跑了。心善,见不得穷人。

  另一个是汪峰的歌,叫做《北京、北京》:

  咖啡馆与广场有三个街区

  就像霓虹灯和月亮的距离

  人们在挣扎中相互告慰和拥抱

  寻找着追逐着奄奄一息的碎梦

  这两个东西,或者说两件文艺作品,本来都是规规矩矩、老老实实的作品,没毛病。但是最近,这两个东西都变得微妙了,比如那歌,发出来有可能会不合规,然后可能不允许再看。

  这是一件比较有意思的事情。

  郭德纲、汪峰,这哥俩当初创作这个东西的时候,我打赌一点都没有别的意思,一点都没有想搞事情。

  可是怎么就稀里糊涂地就变得像在搞事情了呢,简直像存心写的一样。说实话,存心写,都写不了这么好。

  郭德纲估计都要喊冤,我就说几句相声,编排几句于谦他爸爸,谁知道就有这么不凑巧的事呢。

  你看,这就是艺术的一种独特现象:

  有的艺术作品,本来它很平常的,可是保不齐忽然就会变得反常;本来它不魔幻的,可保不齐忽然就变得魔幻了。

  说到底,不是段子反常了,而是事情反常了;魔幻的不是段子,而是事情。

  艺人本不愿生事,怎奈生活处处雷?

  我的主业是读金庸。金庸的武侠小说里,有很多这样的例子。

  你比如说,“神雕大侠,仗义疏财”,这句口号是表扬杨过的。这句话真的很普通,没什么特别的,完全是出于人们对杨过的喜爱,自发地在江湖上传颂,没有一点反常的地方。

  可是在风陵渡口,郭芙听到了这句话,就要生气。她就觉得特别刺耳,说话的人好像在和她作对,在搞事情。

  你看小说里,谁说这话她就怼谁,还拿烧火的棍子敲人家。

  一样的道理:段子本身不反常,不魔幻,可是郭芙自己很反常,很魔幻;她和杨过之间的那点子事情很反常、很魔幻。

  于是,一句普通的话好像也微妙了起来。这和郭德纲的段子多像?

  再举个例子,《笑傲江湖》里,五岳剑派有一句口号,叫做“五岳剑派,同气连枝。”

  意思就是说,大家要团结友爱,互相之间不要撕,不要倾轧。本来是很好、很正能量的一句话。

  在多数正常的年份里,这句话相当普通,人人都挂在嘴边说。嵩山派、华山派等等也都认可的。当初编这句话的人也完全是好意,没有一点搞事情的意思。

  可是某天,嵩山派拿大了,欺负起恒山派来了,追着师太们打。你路过现场喊几声“五岳剑派,同气连枝”试试?嵩山的人肯定觉得特别刺耳,觉得你是冲着他们来的,多半要拔剑对你:小贼,你是何人,前来捣乱?

  还是那个道理:段子并不反常,是事情反常了。

  用一句比较绕的话来总结:

  如果连原本根本没有想搞事情的艺术家,连他们最正经的作品,都忽然显得像在搞事情,那么一定有什么地方出了问题。

  在我的后台,有人贴了几句唐诗:

  吊影分为千里雁,辞根散作九秋蓬。共看明月应垂泪,一夜乡心五处同。

  你看白居易当初写这首诗,只是说怀念兄弟,并没有别的意思,谁知道在今天忽然可以用呢。

  不多说了,总之我有一个希望:以后魔幻的事情希望可以少一点,早点回归正常,这样才能正常地在风陵渡聊天。

  我还希望,段子可以不再以这样的方式红。

  郭德纲、汪峰,他们大概也不想自己的作品以这种魔幻的方式红。

  不然,以后相声还咋说啊?

【责任编辑】:问天
【相关热词搜索】:排华 低端人口

你也许会喜欢:

表达一下心情:


大陆点此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