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事】明朝灭亡时的囧事,满是心酸无奈!
2016-08-31 14:07:07   来源:《廉政瞭望》   评论:0

明朝灭亡时的囧事,满是心酸无奈!

  【新西兰生活网】明朝灭亡时的囧事,满是心酸无奈!

大家一起踢皮球

  明末农民起义,之所以闹得声势浩大,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晚明官员的相互推诿和欺上瞒下。

  比如最初的陕西动乱,从崇祯元年(1628年)就开始了,一直到了一年后瞒不住,才上报给朝廷。

  后来杨鹤受命招抚陕西叛军,一开始形势大好,几乎所有的叛军都接受了招安,他也一直报喜不报忧,一直到叛乱复起前五天,他给崇祯的奏折还说,现在陕西地区形势大好,老百姓安居乐业云云。

  后来暴乱再起,杨鹤回京领罪。《明实录》上记录,崇祯见面就大骂,说你不是说一切大好吗?怎么成这样了!

  后来陕西地区的叛军,遭到了洪承畴的镇压,不得已流窜到山西,结果山西官员们的第一反应,不是讨论如何抗敌,而是推诿责任,山西巡按罗世锦给崇祯的奏报里,通篇都在标榜山西地区国泰民安。

  最后话锋一转,指责陕西官员故意把“流寇”赶到了山西,更雷人的是裴俊锡,他居然提议,让陕西官员先把叛军赶回陕西,然后再讨论是剿还是招安的问题。

崇祯死催就坏事

  明朝最后一次可以免于灭亡的机会,是发生在明朝崇祯十六年(1643年)夏天,由陕西总督孙传庭指挥的河南之战。

  这场战争前,已经兵穷财尽的明朝,最好的选择其实是稳守潼关,但猴急的崇祯不顾现实,死催孙传庭进兵河南决战。

  结果孙传庭虽然初战得胜,但明王朝却已无钱粮支援前线,孙传庭只得率部撤回陕西筹粮,留当地河南总兵陈永福断后。

  但没想到河南明军听后大怒,纷纷大骂说“你们陕西人跑了,留俺们河南人垫背啊”。

  结果明军立刻哗变,被李自成反戈一击,不但河南没保住,连生命线一般的潼关都丢了。大势已去的孙传庭,单枪匹马勇闯敌阵,最终壮烈牺牲。他的妻子闻讯后,带着两个女儿和小妾,在家乡投井自杀。

  然而对这位为大明浴血奋战到最后的忠臣,崇祯居然怀疑他投敌,一直到崇祯煤山上吊了,都没给他追赠谥号。

叛变专业户

  李自成于崇祯十七年(1644年)正月初一建立大顺王朝后,随即发动了灭亡明王朝的战争,一路之上,大多数明军望风而逃,极少有人做有效抵抗。主动卖身投靠的更多。

  比如宣府总兵王成胤,他在李自成打来之前,不但送上了降表,还把堡垒上所有大炮的引信都拆了。

  李自成兵临城下时,宣府巡抚朱之冯誓死抵抗时,这才发现大炮都打不响,朱巡抚又提刀想杀出去,又被王承胤死死抱住。最后大势已去的朱巡抚哭了一场,只得上吊殉难。

  而主动卖身投靠的王承胤,之前已经有不少前科了,比如崇祯二年(1639年)明朝抗击皇太极攻打北京的广渠门之战里,就是他在作战中带头溃散,差点害得北京沦陷。是早就有名的“长腿将军”。

大明最佳影帝

  李自成进逼北京的时候,崇祯发动了他最后一次出征。以大学士李建泰督师,赐尚方宝剑,统帅兵马在保定迎击李自成。

  出征之前,李大学士满脸含泪,忙不迭的叩头,声称此去不成功便成仁,灭不了李自成绝不回来。几天后李大学士到了保定,立刻向李自成投降,把崇祯的最后一点家底,原封不动全送给了李自成。

  这位李建泰在李自成事败后又投降清朝,一度还受命参编《明史》,但不久后就被清王朝以“谋反罪”灭族,他个人的事迹,则被编入了《明史》中的《逆臣传》。

迁都成闹剧

  北京沦陷之前,崇祯其实还有另一个挽救局面的机会——迁都南京。

  但按照《崇祯实录》的说法,这个抉择之所以没能实现,主要因为崇祯的嫂子——天启帝朱由校的皇后张氏反对,她的理由是,自己老公的坟墓在昌平,怎么能扔下?

  退而求其次,又有人提出来,可以把太子和两个弟弟先送到南京去。这个决议差点实现,按照《国榷》的说法,当时太子连行李都收拾好了,就等着随时南下。

  可关键时刻,兵科给事中光时亨劝阻说:皇上要重演唐肃宗灵武即位的故事吗?即警告崇祯,小心你儿子跑到南京后另立山头,这样你的皇位就做不成了。生性猜忌的崇祯立刻改了主意。

  明朝,也就错过了最后的机会。

  这位光时亨在李自成攻陷北京后,主动卖身投靠做叛徒,后来又投奔了南明弘光政权,遭弘光政权权臣马士英弹劾论罪,最终被斩首。他的罪名是“力阻南迁,致使先帝殒命社稷”。

愤青真要命

  国家的内忧外患,令崇祯也非常着急,崇祯十一年(1638年)五月,他甚至给大臣们出了一道作文题,题目大意为,现在国家内忧外患,应该怎么办?

  他没想到的是,这个作文题,居然考出了一大群愤青来。

  几乎所有的大臣们都主张,要双拳出击,灭了农民军和满清两个祸害。兵部尚书杨嗣昌,刚露出点先和满清议和的口风,就立刻被他的下属——兵部赵郎中骂的狗血淋头。

  在愤青们的逼迫下,崇祯也只好硬着头皮死撑。明朝,最终亡于双线作战下。

这个宦官真找抽

  崇祯皇帝在位时杀掉的最后一个人,是一个叫张殷的太监。北京城破前的三月十六日,这位张公公兴高采烈的找崇祯,说自己有破敌妙策。

  心头燃起希望的崇祯忙问是什么,张公公一本正经的说:等李自成打进来,您就赶快投降,肯定一点事都没有。气的崇祯当场把他砍得稀巴烂。

宫女秀煞人

  崇祯十七年三月十九日子时,在崇祯煤山上吊,李自成攻破北京后。依然有许多忠心耿耿的大臣,选择了用殉难的方式尽忠大明。

  内阁大学士范景文,留下遗言“不能灭贼雪耻,空有余恨”后,慨然投井自杀。这位范大学士,曾经因得罪崇祯,一度遭到罢官。

  直到崇祯十五年才复职。和他一样用各种方式殉难的王公大臣们,文臣武将加起来,总数大约三十多个。

  而殉难“比率”最高的,却是明王朝皇宫里的宫女们,城破之夜,选择自杀殉难的宫女,先后多达数百人。直叫诸多降将降臣羞愧万分。

叛徒不靠谱

  李自成在攻陷北京后,一个公认的暴行,就是对明朝军民手段酷烈的“追赃”。而第一个死于李自成“追赃”中的人,就是李自成攻北京时,第一个卖身投靠的明朝伯爵——襄城伯李国侦。

  按照《国榷》的记录,李自成从一开始就不待见这个叛徒,他最早在京城门口投靠时,李自成就指着他的鼻子骂:“你是崇祯最信任的大臣,这个时候你应该为国尽忠,现在你却站在这里,还有比你脸皮厚的吗?”

  接着就把他绑了起来。

  而后由李自成的“制将军”刘宗敏出面,整整一夜严刑拷打,将他折磨致死。其家产全部被李自成充公。

马屁变找死

  在遭李自成“追赃”的官员里,内阁大学士陈演却是非常滑稽的一位。这人在崇祯活着的时候特别会装,尤其善于揣摩崇祯的心思,每次和崇祯对答,都能讨得他欢心。

  他除了经常向崇祯的亲信太监行贿外,还特别会装穷,成天穿着简朴。

  《国榷》里说,李自成进北京早期,也以为他是个穷官,“追赃”的官员名单里本没有他。

  结果他自己找死,为了讨好农民军,特意向刘宗敏行贿四万两白银,就这一下子露了富,刘宗敏接着下令抄陈演的家,结果发现他家院子下面一层,全是挖空的地窖,里面储满了白银,然后又经几天拷打,从他另一处宅子里,又搜出了数百黄金以及成箱的珍珠。

  最后此人在李自成逃离北京前,被拉到闹市斩首。

领导真有钱

  李自成对明朝旧官员的“追赃”,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总共得到白银七千万两。

  如果和被称为“苛捐杂税”的晚明对比一下:万历遭人诟病的“矿税”,二十年间总共收上白银三百万两,即使加上被太监贪墨的部分,总数也就三千万两。

  而明末从万历四十八年至崇祯十七年,二十四年里摊派在老百姓头上的“辽饷”总额,也不过是两千万两。

  这两个数字加起来,还没有李自成在一个月里勒索到的钱多。

  晚明的执政错误,或许可以这么形容:穷了政府,苦了百姓,富了蛀虫。

天真烂漫史可法

  清王朝占领北京的第一年,他们主要的打击对象,是败退到关中平原的李自成。

  而对于建都南京,坐拥整个南中国的南明弘光政权,起初则采取遣使通好的政策。并借机招抚明朝官员。

  尤其是清朝在北京,以隆重的仪式为崇祯举行葬礼,并且下令官民为崇祯守孝。手段种种,令此时隔江而对的南明政权也上了当。

  当时南明弘光政权的国防部长史可法,就曾在给多尔衮的信里,屡次苦劝多尔衮和南明联手,共同剿灭李自成,即使是清王朝已经开始步步向南方扩张的时候,史可法依然在给弘光帝的奏折里,信心满满的要求派兵北上——灭掉李自成余部。

  对于已然志在夺取天下的清王朝,南明弘光政权,几乎欠缺应有的警觉。

弘光帝昏不昏

  南明弘光帝朱由菘,也是个在历史上招骂比较多的昏君。在《明季北略》等史料中,都曾记录他荒淫好色,在南明大选秀女,甚至炼制春药,贪玩享乐,不务正业。

  然而在南明弘光朝官员李清的笔记《南渡录》中,却也有不一样的记载。李清笔下的朱由菘,生活上很宅男,经常一个人在深宫里慨叹,说天下没有可以启用的人才。

  甚至因为忧愁国事,很少宠幸美色。

  而且李清还认为,朱由菘的性格非常宽厚,他即位后,马士英等阁臣曾对他挑拨离间,说起当时东林党欲拥立路王的旧账,朱由菘反而不以为然的说,路王是我的叔叔,当时大臣想拥立他,从法统上也是正常的。

  在李清的眼里,朱由菘,其实是一个虽然能力有限,但却一心治国,私德尚好的仁君。

  尽管对于朱由菘的真实形象,今天依然争论颇多,但无可争论的是,朱由菘短暂在位的时期,也做了一件先前历代明朝皇帝都不敢做的事:为“靖难之役”中死守济南,并最终遭朱棣虐杀的忠臣铁弦平反,并给他赠谥号为“襄忠”。

  朱由菘的诏书里,还表示他日光复山河后,要在铁弦曾经战斗过的山东济南大明湖,为他修缮祠堂,以表彰他的功勋。

  一百五十五年后,他这个愿望实现了,不过修祠堂的不是他,而是乾隆。

到底谁打谁

  清军南下,是南明弘光二年(1645年)五月的事,但在清军开打前,南明就已经打得一锅粥。东林党人不堪大权旁落,竟借“北来太子案”,联合另一军头左良玉发动叛乱,提出口号“清君侧”。

  而此时南明军中最忠诚于政府的军队——黄得功部,则被用于平定左良玉叛乱中。清军在攻打史可法把守的扬州时,左良玉也在玩命攻打南明的大本营南京。

  中国历史上,恐怕再也找不到这样奇怪的战争:当外敌已经打上门来时,本应用来抵抗外敌的军队,正在打着保卫国家的名义,打自己国家的首都。

坚持到底的奸臣

  南明权臣马士英之所以被看做是奸臣,也因为他一句名言。当左良玉打来时,朱由菘说:左良玉并不是真想反叛,我们应该集中兵力对付南下清军。

  但马士英立刻勃然变色说:清军来了,我们还可以议和,左良玉要是来了,我们就没命了。但在南明弘光政权灭亡后,马士英护送太后撤离,先后投奔鲁王和隆武两个政权,却都不被待见。

  按照《清实录》记载,他最后被湖广总督张存仁抓获,验明正身后杀头。对比他的政敌钱谦益等人,在清军南下时纷纷投诚,马士英却坚持战斗,宁死未降。

  清军统帅多铎,在抓获南明忠臣黄端伯时,曾问他“你认为马士英是什么样人?”黄端伯不假思索答:忠臣!多铎说:不是好多人说他奸臣吗?黄端伯嘲笑说:那些说他奸臣的人,不都向你投降了吗?

清流领袖软骨头

  清军占领南京的确切时间,是南明弘光二年(1645年)五月十七日,整个过程兵不血刃,进南京城时,带头迎接的,正是东林党魁首,清流领袖钱谦益。

  本来清军破城前,他以江南士林“魁首”的身份,大张旗鼓的说要投湖殉节,引得一群名士纷纷围观,众目睽睽之下,他假模三道的摆了几个POSS,弯腰一试水,却嚷嚷了一句“水太凉”,说什么也不跳了,然后献城投降,主动剃发。看得江南诸名士大跌眼镜,连几百年后的乾隆皇帝,都给他定论成“贰臣”。

真爱谁可托付

  明朝灭亡之前,赫赫有名的江南“秦淮八艳”中,几乎每个人都有一段与豪门有关的罗曼史,最让当时女子羡慕的,不是与钱谦益喜结连理的柳如是,而是和柳如是齐名的另一位江南名妓寇白门。

  寇白门在崇祯十二年(1642年)嫁人,她的老公,是靖难功臣朱能后人——保国公朱国弼。

  她的婚礼,也是诸位佳人中最拉风的:是年秋夜的婚礼上,朱国弼调派五千士兵,沿秦淮河肃立到朱家府宅,场面极为气派,几乎全南京人都来围观。

  然而好景不长,深爱寇白门典雅单纯的朱国弼,很快就三分钟热度,开始频繁出入青楼妓院,把新婚的寇白门扔在家里。

  直到清军南下时,毫无气节的朱国弼卖身投靠,却连叛徒都没做成,反而被清军扣押,张口要一万两白银的赎身费。

  这时候的朱国弼,家产早被挥霍劫掠殆尽,哪里有钱买自由?无奈之下,他想到了最下作的办法——卖老婆。

  即把寇白门卖了还债。得知消息的寇白门二话不说,自己找小姐妹帮忙,为朱国弼凑齐了这笔钱,然后毫不犹豫的离开了他。

  恢复自由的朱国弼,还曾想和寇白门重续前缘,结果寇白门正色说:“我是你花钱从妓院里赎出来的,现在我又把你赎出来,咱俩两清了。”

  重回单身生活的寇白门,一度自号女侠,在家中修筑亭园,与诸多少年名士往来交游,每次纵酒欢歌到极乐后,却总是放声痛哭。

  她也曾嫁给扬州一位孝廉,也因感情不合再次分别。人生暮年的时候,更因愤怒她的相好韩生,背着她与自己的侍女调情,最后气病交加,溘然长逝。

  敢爱敢恨的快意外表下,是一个女人真爱无处托付的苦痛。

关注以下微信公众平台,更多精彩呈现:

    【责任编辑】:小君

【转载请注明来源】:新西兰生活网>【往事】明朝灭亡时的囧事,满是心酸无奈!
【相关热词搜索】:明朝 无奈

【上一篇】:【往事】彩色的朝鲜战争:更生动也更残酷血腥
【下一篇】:【老照片】大清王朝,最后的皇亲国戚


大陆点此搜索
最热文章 | 最新文章 最新/最热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