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事】这群波兰姑娘被纳粹掰断腿骨,砍掉四肢...
2016-05-17 11:18:09   来源:网络(版权归原作者)   评论:0

今天我要说的,是一个发生在纳粹Ravensbrück集中营里的故事。 很多人都知道纳粹对犹太人犯下的种种罪行,但是很少有人知道下面这群人的存在

  【新西兰生活网】今天我要说的,是一个发生在纳粹Ravensbrück集中营里的故事。 很多人都知道纳粹对犹太人犯下的种种罪行,但是很少有人知道下面这群人的存在....

  当时,在纳粹的档案里,她们被称为“实验兔”。 她们是72个从波兰抓来的波兰,只有高中生年纪的基督徒少女。 在Ravensbrück集中营,纳粹对她们进行各种残酷试验,截肢,活活打断骨头,移除肌肉组织。 

  没有任何止痛药,她们每人都被纳粹在身上的不同部位进行了至少6种不同实验.... 

  纳粹表面宣称这是为了实验如何更有效的治疗战争中的伤员,而这一切的真相,却事关希特勒的一个朋友 Heydrich....

  Heydrich一直希特勒的密交,有一次他遭到汽车炸弹的袭击,但是并没有当场身亡。 他被送往医院,大家都把希望寄托在希姆莱的私人医生Karl Gebhardt身上,希望医生能保住Heydrich的命。

  然而最后,他还是死了。

  当时,希特勒开始无比责怪这名医生,认为是医生失责,在手术中没有使用磺胺药来抗菌,最终导致了好友的死亡。。。

(这就是那个医生)

  那个医生觉得自己整个医救过程里没有错,但是又怕希特勒把好友的死迁怒与他。 为了洗清自己的责任,他设计了一系列的实验来论证自己的正确性。 

  而论证的对象,都是纳粹关到集中营里的各种受害者..... 

  刚开始,这个实验在男囚身上进行,他们被医生硬生生掰断腿,就为了复制Heydrich当时的伤口,然后用磺胺药验证到底有没有效果。

  这种简直比酷刑还痛苦的实验,所有男囚在实验中痛苦得大声惨叫,不断挣扎反抗,严重影响了医救和实验结果..... 

  后来....医生团队决定找一批女囚,希望他们在实验过程中能“温顺”一点。。。这72个波兰的基督徒少女就成了当时最合适的目标。 

  她们成了最后的“实验兔”,遭受了常人难以想象的痛苦,在没有打任何麻醉的情况下,眼睁睁看着自己健康的四肢被切除,肌肉组织被切除,骨头被敲断。 

  手术之后,医生故意让伤口腐烂,甚至为了让伤口腐烂得更彻底,医生还在伤口中塞入玻璃渣和其他病菌!

  这一切,医生只想证明一个结论...

  看,这些伤口溃烂得跟当时Heydrich差不多的病患... 我们给她们用了磺胺药,照样治不好... 

  每次他们会挑选10位少女进行实验,每个人身上都烂得差不多了,再换下一批,循环往复。 在哦这种极端条件下,很多少女直接死在了手术台,她们成了医生看中最直接的“证据”

  这是一场丧心病狂的实验,纳粹开始实验的时候,压根就没打算留活口,每批实验结束后,幸存的患者都会被拉去枪决...

  不过幸运的是,在他们执行完整个计划之前,纳粹已经败了.... 

  这72个姑娘,最后剩下了58个。

  后来Ravensbrück集中营被解放,这剩下的58个姑娘被红十字会解救回到了波兰。

  尽管得以回家,很多人也无法再过上正常的生活,她们中有的肢体已经残缺不全,有的患上了严重的疾病。。。

  二战之后,全世界的焦点都放在受难的犹太人身上,没有人知道还有这么一群人曾经经历了如此痛苦的波兰基督徒少女

  直到1957年,美国贵妇Ferriday听说了这个故事后,找到她《星期六评论》周刊的编辑朋友,把这个故事写了出来。

  后来,她还直接飞到波兰找到当地负责代理纳粹大屠杀中犹太受害人的律师,让他也帮这72个少女讨回公道

  这位好心的美国贵妇不断往来于波兰和美国之间,看望这些少女,了解他们所经历的伤痛,再把她们的故事写出来,展示在全世界人民眼前

  最后,大部分幸存的姑娘在这位贵妇的帮助下来到美国接受了各种治疗...

  她们的故事一直没有得到太多人的关注,直到最近Martha Hall Kelly出的一本书《Lilac Girls》重新讲述了这个故事...

  这才让他们的故事,传播天下.... 


【责任编辑】:June
【相关热词搜索】:纳粹 波兰 腿骨

你也许会喜欢:

表达一下心情:


大陆点此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