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甘肃一家六口因贫穷服毒身亡
2016-09-09 06:50:31   来源:网络(版权归原作者)   评论:0

在甘肃省下辖43个国家级贫困县之一的康乐县,近日发生一起令舆论震惊的人伦惨案,一位年轻的母亲杀死4个孩子后,服毒自杀。该女子的丈夫在料理完妻儿后事之后,再次服毒身亡,四世同堂的8口之家,6口人身亡。


甘肃康乐县近日发生一起骇人听闻的惨案,一家6口服毒身亡。(网络图片)
甘肃康乐县近日发生一起骇人听闻的惨案,一家6口服毒身亡。(网络图片)

  【新西兰生活网】在甘肃省下辖43个国家级贫困县之一的康乐县,近日发生一起令舆论震惊的人伦惨案,一位年轻的母亲杀死4个孩子后,服毒自杀。该女子的丈夫在料理完妻儿后事之后,再次服毒身亡,四世同堂的8口之家,6口人身亡。

  据报,这个家庭异常的贫穷和败破,3头牛成为这个8口之家最值钱的家当,也因此成为官方取消其低保的理由。

一家6人惨案 母亲强迫亲骨肉喝毒药

  如果不是发生这起骇人听闻的惨案,人们也许不会关心这个大西北偏僻的农庄。这个叫做老爷弯社的村子,在距离康乐县景古镇6公里的大山深处。

  据大陆媒体报导,28岁的年轻母亲杨改兰和入赘(俗称“上门女婿”)丈夫李克英就生活在这个不起眼的小山村。夫妻俩育有4个孩子,大女儿8岁,第二胎是一对双胞胎姐弟,均为5岁,四女儿仅3岁。

  8月24日下午,有人发现杨改兰和4个孩子躺在自家房屋西侧的山沟里,3个孩子已当场死亡,杨改兰服农药后尚有呼吸,杨和一个尚有呼吸的女儿被送往医院后,均不治身亡。

杨家异常的贫穷和败破,3头牛成为这个8口之家最值钱的家当。(网络图片)
杨家异常的贫穷和败破,3头牛成为这个8口之家最值钱的家当。(网络图片)

  这起案件发生后,有知情村民在网上爆料,当天下午,杨改兰先让三个年纪小的女儿服毒,最大的一个女儿不喝农药,母亲下手殴打,后杨改兰也喝了农药。而对于这种描述,有参与救人的村民也给出类似的说法,“杨改兰用斧头打了大女儿,大女儿的头部和身上都有被钝器打过得外伤。”

  “他们家平日生活过得紧巴一点,杨改兰平日性格温和开朗,真不知道她为什么要这样做,对自己的亲生孩子下手。”村民表示不解。

  而另一悲剧随即发生。据了解,杨改兰的丈夫李克英在镇上一家猪厂当小工,妻儿出事后,他被叫回家中,后陪同抢救妻儿,但是自己的妻子和孩子均死亡。李克英在8月27日早上回家后,先是给孩子料理后事,9月2日离家出走,两天后,村民们发现李克英在离家不远的树林里服毒自杀。

  随着年轻夫妻和孩子的殒命,四世同堂的8口之家仅剩下52岁的杨满堂(杨改兰父亲)和70杨兰芳(杨改兰奶奶)母子两人。

  杨兰芳当时看到重孙子一个个不行了,扑上去问杨改兰为什么要这么做,杨改兰说,“她要把她的孩子带走,一个也不留。”

8口之家仅剩年迈的母子,住着58年前的土坯危房。(网络图片)
8口之家仅剩年迈的母子,住着58年前的土坯危房。(网络图片)

8口之家最值钱的家当成为官方取消其低保的理由

  这个不久前发生极端变故的家庭,是异常的贫穷和难以言说的破败。院落三间房屋全部已经成为危房,其中供老人起居的房屋已经有52年的历程,住室和厨房混用。

  杨改兰生前居住的房屋同样异常破败,很难想像一个年轻的目前带着4个孩子在10平米左右的房屋里如何活动。而院落的另一间危房里,拴着一头猪。门外拴着的3头牛成为这个8口之家最值钱的家当。

  “他们家里实在困难,孩子们连穿的衣服都没有,冬天炕上不下来,夏天不穿衣服跑来跑去,三年前他们家还是有低保的,但是不知道什么原因,这几年村上和镇上把低保取消了。”有村民们披露,“也有人说他们家被取消低保的原因是有三头牛,可是两头牛主要是耕地的劳力,另一头牛崽子还没长大,这些对于这个家庭来说,是没有办法变现的。”

杨改兰生前和孩子们住的房子,里面一只破旧的柜子是最奢华的家俱。(网络图片)
杨改兰生前和孩子们住的房子,里面一只破旧的柜子是最奢华的家俱。(网络图片)

  杨改兰一家所在的康乐县是甘肃省临夏回族自治州下辖的一个县,同时也是甘肃省辖区内43个国家级贫困县之一。据官方报导,康乐县景古镇阿姑村有村民191户、841人,全村共有贫困户72户、274人。

官方曾高调宣传“扶贫”

  从2015年到2016年8月,《甘肃日报》先后刊登了系列文章《临夏康乐县精准扶贫工作见闻》,文章宣扬当地官方如何“扶贫”,甚至还出现了创新——“菜单式扶贫”,该系列文章被多家官方媒体转载报导。

  去年9月,甘肃省康乐县政府官网刊登一篇题为《康乐县景古镇阿姑山村的脱贫路》的报导,其中就提到了上述发生人伦惨案的乐县景古镇阿姑村。

  从报导描述这个贫困的行政村出现的“脱贫”现象来看,似乎官方经过几十年的摸索终于找到了民众脱贫的“金钥匙”。最后,官方报导借该村村民之口称:“自己没钱修房子,是党和政府帮我修的新房子!”一句话点出了官方报导的用意,而在此前贫困了几十年的康乐县似乎与“党和政府”没有关系。

  日前,阿姑村的这起人伦惨案被大陆媒体纷纷转载后,引发了网络舆论的广泛关注,众多网民对此表示愤慨。

评论:六条人命拷问康乐县“精准扶贫”扶了哪些人?

  9月8日,甘肃康乐县一家6口死亡的人伦惨案被媒体广泛报导后,网易新闻论坛发表一篇题为《六条人命拷问康乐县“精准扶贫”扶了哪些人?》的署名评论文章,文章质问,这种赤裸裸、血淋淋的悲剧,像锋芒一样刺痛所有人的心,也一遍遍的拷问康乐县政府“精准扶贫”的工作,到底“精准”到什么程度?到底扶了那些人?难道对于这样的一家连孩子上学衣服都无法买的贫困户,就不能享受低保政策,难道这样的一户家贫如洗的百姓就没有定点帮扶的对象?

  文章提到,今年一篇《康乐县精准扶贫精准脱贫工作纪实》的新闻稿,康乐县把脱贫攻坚作为“一号工程”,口号喊得响,文章也做得漂亮,而实际效果,六条人命给出了答复。文章最后表示,一个没有低保的贫困家庭,最终走上了绝路,这说明康乐县的社会救助机制缺席,官员为官不为的社会悲剧!

陆媒揭假“低保” 致贫困人口剧增

  《南方都市报》曾在一篇社论《贫困人口长期上升,政府责任尤须强调》中说,中国城镇贫困人口数量自20世纪90年代后不断上升,虽然其表面原因是“物价的不断上涨、社会保障措施的不力、房价的频频攀昇、就业形势的严峻、贫富差距的不断扩大使越来越多的城市人口陷入相对贫困之中”,但根本症结却是政府长期实行假“低保”政策。

  文章披露,政府不是按照城镇贫困人口的实际数量发放“低保”,而是根据上面下达的指标和“关系”亲疏才有。这一“低保腐败”导致中国的城镇贫困人口中起码有一半处于无低保状态。

  有海外媒体记者此前从几位城乡居民了解到,“一些得到低保的人尽管也属于比较贫穷,但如果不是当地政府官员的亲朋好友是享受不到低保的”。


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不代表本网站立场

关注以下微信公众平台,更多精彩呈现:

    【责任编辑】:大中至正

【转载请注明来源】:新西兰生活网>【大陆】甘肃一家六口因贫穷服毒身亡
【相关热词搜索】:六口 甘肃 一家

【上一篇】:【大陆】中国最高法巡回法庭副庭长周帆涉案被协查
【下一篇】:【大陆】北师大副院长被曝给女学生下迷药性骚扰


大陆点此搜索
最热文章 | 最新文章 最新/最热排行榜